今天,“国内首款CAR-T疗法获批上市!”的消息刷了屏,标志着细胞疗法商业化竞争拉开帷幕。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可以提升产品的质量,提高生产效率,保证生产合规性,数据和记录的可靠性、完整性。企业数字化转型在大幅提升企业的竞争力的同时,又助力药品监管科学发展。



生物医药企业生产数字化转型

生物医药企业生产数字化转型,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当生物医药企业随着技术进步而采用信息技术等创新方式来开展业务时,就是在实施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和升级并不是指使用了某个信息化工具,而是要从观念上实现转变,通过技术和文化的改变来升级现有的线下运行模式。

那么当前生物医药企业生产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且听北京百奥利盟创始人倪毅娓娓道来。


药品生产,一般分为化学小分子药和生物大分子药,生物大分子药又分为疫苗等生物制品、细胞与基因治疗等领域。虽然都是大分子生物药生产,疫苗等生物制品和细胞治疗生产的流程,显然不同。疫苗品种较多,工艺路线复杂,通常主要的生产流程如下:细菌或病毒种子复苏—发酵培养—纯化—分装(冻干)—包装—自检—批签发。

2020年NMPA发布新的GMP附录《生物制品》,进一步加强了疫苗管理,规范疫苗生产和质量管理行为,其中涉及到信息化系统的第五十九条原文如下:疫苗生产企业应采用信息化手段如实记录生产、检验过程中形成的所有数据,确保生产全过程持续符合法定要求。对于人工操作(包括人工操作、观察及记录等)步骤,应将该过程形成的数据及时录入相关信息化系统或转化为电子数据,确保相关数据的真实、完整和可追溯。

由此可见,NMPA从法规层面,要求企业采用实时采集数据的信息化系统记录数据,这应该是当前疫苗等生物制品企业数字化转型最迫切的任务。

细胞和基因治疗和疫苗等生物制品生产不同的是,细胞和基因治疗是一种个性化,精准的诊疗方法,涉及到大量标准化的生物实验流程。细胞和基因治疗企业需要遵循2020年NMPA发布的GMP附录-细胞治疗产品》(征求意见稿),第八章重点提到了企业应当建立产品追溯系统。最关键的就是信息可追溯。

由于细胞治疗产品分为自体和异体产品,自体细胞治疗产品的供体就是患者本人,每批次的生产出的细胞,仅能用于一名患者。所以,在采集材料时,需要采用唯一性编码,信息系统管理等措施,防止其在运输、生产和回输的全生命周期中被混淆,防止出现事故。法规也建议使用经验证的计算机化系统来满足可追溯的要求,这与GMP 附录生物制品中第五十九条的要求吻合。使用计算机化系统,可以满足细胞治疗供体材料与产品之间的双向追溯要求,防止因线下人工处理造成混淆和错误的情况出现,这也是要求细胞和基因治疗企业尽快实现数字化的关键所在。

生物大分子药物的研发和生产是近年来的热点,特别是细胞和基因治疗属于新兴的行业,企业多处于创业阶段。考虑到这些生物药研发和生产厂商处于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生物药企业,数字化、信息化发展阶段不同,需求也不同,百奥利盟提供的信息化产品,需要符合不同类型、各个阶段的生物药企业生产管理要求。

由于化学小分子药的研发和生产起步较早,相关配套设备和信息化系统比较完善。基本已经上线LIMS,MES,QMS,WMS,ELN等信息化系统,所以,其下属的新的生产线,一定程度上可以使用供应链系统,ERP系统或其他信息系统。生物药生产企业需要一体化追溯平台,不管是个体化的细胞信息还是疫苗生物制品的批信息,都可以在系统中追溯,一体化追溯是核心功能。同时,系统可以对接LIMS,QMS,WMS等系统,通过EMS等系统收集仪器设备,温湿度等环境信息。

对于数字化转型属于初期的生物药创新和研发企业,生产环节的数据和记录管理目前更多采用线下的处理方式,这时企业生产需要一个整体的生产数据一体化追溯平台,集成了符合GMP标准的生产管理、质控实验、实验记录本、样本库、质量管理、库存管理、设备管理等模块,这样既能将生产、实验、质控等数据统一在一个平台上,保证系统合规和数据与记录的完整性和一致性,又能减少计算机系统验证的难度,提升了企业的管理精度、生产效率、质量水平。

当然,药品企业研发生产进行数字化转型,除了信息系统的支持,理念和观点的改变也非常重要。转型是对现有生产方式的改变,对既有模式的突破,这都需要企业一把手的强力支持才可以顺利推进。

图片
助力药品监管科学


本文开始时提到了几个案例中暴露了生命科学生产企业监管体系的缺乏。国家明确提出了监管大数据应用,提升从实验室到终端用户全生命周期数据汇集、关联融通、风险研判、信息共享等能力,这些都属于药品监管科学的范畴。对此,百奥利盟联合创始人朱丽玮进行了讲述。

计算机系统在药物生产企业中通过可溯源的、清晰的、完整的、准确的、一致的原则完成生产活动和信息记录的同步,实现偏差的及时发现,可控管理,杜绝案例的失控情况出现。

另一个应用就是支持了监管科学,监管科学(利用信息化手段实现数据的实时跟进,通过预警机制实现监控和控制,银行行业已经有很成熟的监管科技应用案例)的推广和应用使得政策制定更公开透明,数据主力监管科技的推行。计算机系统是数据的重要载体,计算机系统的建设满足企业对产品的合规,对治疗方法的合规,对生产过程的合规等要求,并且可以随着行业与法规与时俱进。企业计算机系统产生的质量数据和记录,又可以向上汇总成监管大数据,监管大数据支持了行业决策,推动行业发展。

对于生物药研发生产企业来说,除了合规,数字化转型还可以实现数据的积累、经验数据和工艺的沉淀、形成核心能力和核心竞争力。信息化与数字化的投入是持续不断以及极富远见的工作,单纯地靠购买还是无法实现价值跨越,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才能收获丰硕的果实,所以建议有远见的企业应该尽早开始数据的积累。

图片
百奥利盟数据一体化追溯平台


北京百奥利盟是聚焦基因与生物技术,提供智慧实验室和智能制造信息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的宗旨是助力生物医药企业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赋能生物药创新。


北京百奥利盟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Bio-Vaccine信息化系统,是用于疫苗等生物药企业生产过程中数据追溯的信息系统。系统集成了符合GMP标准的生产管理、质控实验、实验记录本、样本库、质量管理、库存管理、设备管理等模块,既可以集成企业内已有的信息系统,又可以单独实现生产,实验,质控等信息管理功能。

北京百奥利盟推出的Bio-CELL数据一体化追溯平台,是针对细胞和基因治疗的个体化治疗特性的系统,既实现了细胞批量生产数据与记录,又从单一细胞的采集,运输、生产和回输进行全生命周期信息化管理和信息追溯,实现了COI(身份链),COC(监管链)的全流程追溯,防止信息被混淆,出现事故。

不论国际还是国内,合规都是实验室的生命线,百奥利盟开发的系统都是合规的系统。其研发的实验室Bio-LIMS系统符合CAP,CLIA,ISO15189,21 CFR part11,GLP对系统的合规要求,Bio-CELL系统满足当前细胞、基因治疗企业在IND阶段计算机系统验证需求,Bio-Vaccine系统和Bio-CELL系统符合21 CFR part11 和ALCOA+CCEA原则,充分参考了ISPE GAMP5指南。满足NMPA发布的GMP附录,计算机化系统验证和确认的要求。


结论

综上所述,生物医药生产企业数字化转型,汇总形成了药品监管大数据,药品监管大数据又推动和支持药品监管科学的发展,助力政府决策,推进行业发展。